阅历史网阅历史网

欲知大道
必先知史

李存勗

别称:唐庄宗属于:唐朝 五代十国

唐庄宗李存勗(885年12月2日-926年5月15日),山西应县人,沙陀族,本姓朱邪,因其父是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受唐懿宗赐以李姓,而改姓李,讳存勗,唐光启元年正月(885年12月)生于山西应县,五代时期后唐开国皇帝。小名“亚子”,艺名“李天下”,以勇猛闻名。

279px-Zhuangzong_of_Later_Tang.jpg

923年5月13日在魏州(河北大名府)称帝,国号唐,史称后唐。后因义兄李嗣源被军士拥戴造反,挥军直取洛阳。宫中指挥使郭从谦为报仇,趁机发动兵变——兴教门之变,将存勗杀害。

李存勗生平

少年时代

李存勗是李克用与贞简皇后曹氏的长子。他自幼擅长骑马射箭,胆力过人,为李克用所宠爱。少年时随父作战,11岁就与父亲到长安向唐朝朝廷报功,得到唐昭宗的赏赐和夸奖。

李存勗成年后状貌雄伟瑰丽,得习《春秋》,豁达而且通大义,并勇敢善战,熟知战略要术。他又喜爱音乐、歌舞、俳优之戏,旁人多有异谈。当时,军阀割据混战、占据河东的李克用常被控制河南的朱温牵制围困,兵力不足,地盘狭小,非常悲观。李存勗劝说其父:“朱全忠恃其武力,吞灭四邻,想篡夺帝位,这是自取灭亡。我们千万不可灰心丧气,要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李克用听后大为高兴,重新振作起来,与朱全忠对抗。

即位晋王

后梁开平二年(908年)正月,李克用病死,李存勗于同月袭晋王位。但是当时的兵马大权归于其叔父李克宁,军民之事皆由李克宁决定,权柄既重,令众人皆攀附李克宁。当办完丧事后,李存勗与张承业、李存璋设计,要除去势力庞大的叔父李克宁。同年二月二十日,当诸将于府第时,乃伏兵于府中,置酒大会,李克宁既至,于席间擒下李存颢、李克宁二人,李存勗哭着责备李克宁:“侄儿一开始就打算把军队、政权都让给叔父,叔父不愿意背弃我父亲的遗命,怎么现在又把我跟我母亲丢给豺狼虎豹?叔父怎么忍心?”李克宁泣对:“这是谗言啊,我还能说什么?”当日,李克宁与李存颢俱伏法。

其后,李存勗认为潞州(今山西上党)是河东屏障,没有潞州对河东不利,所以他立即率军从晋阳出发,直取上党,乘大雾突袭围潞州的梁军,大获全胜。李存勗的用兵之奇使梁太祖朱温大惊,他说:“生儿子就要生李存勗一样的儿子,李克用不会灭亡了啊!至于我的儿子,猪狗之辈而已!”

建立后唐

当潞州之围解决后,河东威振,控制镇州的王镕和控制定州的王处直见形势骤变,也动摇了依附后梁的信心,竟然和李存勗结成联盟共同对付后梁。后梁为了保护河北之地,不惜一切,出兵再战,于是双方在柏乡又展开了一场血战。柏乡之战中,晋军有周德威等三千骑兵和镇州、定州兵;对方梁军有王景仁率领的禁军和魏博兵八万。梁军守卫柏乡、以逸待劳,在地形、兵力、装备几方面处于优势;而晋军是骑兵,机动性和进攻能力大,对梁军构成威胁。战役开始,李存勗采用周德威建议,引诱梁兵出城,聚而歼之,晋军主动后撤。梁军主将王景仁果然上当,倾巢而出。晋军抓住机会,以骑兵猛烈突击梁军,周德威攻右翼,李嗣源攻左翼,鼓噪而进。这时晋军李存璋率领的骑兵大队也赶上,梁军丢盔弃甲,死伤殆尽。这一仗,使梁军丧失了对河北的控制权,之后,朱温一听晋军就谈虎色变。而李存勗却进一步安定了河东局势,他息兵行赏,任用贤才,惩治贪官恶吏,宽刑减赋,一时河东大治。

李克用临死时,交给李存勗三支箭,嘱咐他要完成三件大事:一是讨伐刘仁恭,攻克幽州;二是征讨契丹,解除北方边境的威胁;第三件大事就是要消灭世敌朱温。他将三支箭供奉在家庙里,每临出征就派人取来,放在精制的丝套里,带着上阵,打了胜仗,又送回家庙,表示完成了任务。其后李存勗达成李克用遗志,打败契丹,攻破燕地,并且攻灭刘守光与刘仁恭父子割据的桀燕政权,并且于923年,在魏州(河北大名县西)称帝,国号为唐,史称后唐,其后攻灭后梁,统一北方。李存勗还收降了李茂贞建立的岐,并攻灭王建所建立的前蜀。

李存勗以唐朝赐姓为李的合法继承人身份,打起中兴唐朝的旗号,并为唐朝皇帝立庙。又以诛灭唐朝逆臣之名,族灭了后梁宰相敬翔、李振等人,将帮助朱温篡唐的旧臣11人贬官。

但李存勗到了晚年自认为已经拼命一生,应该好好享乐,遂荒废朝政。李存勗自幼喜欢看戏、演戏,常粉墨登场,并自号艺名“李天下”。伶人大受皇帝宠幸,以至于伶人景进干预朝政。士大夫皆气愤,又不敢出气。李存勗又派伶人、宦官抢民女入宫,强掳魏博士卒们妻女千余人,怨声四起。同光二年,李存勗恢复旧唐宦官的势力,本来已经消失的监军又凌驾于藩镇之上,导致诸将更大的不满。[2]同光三年(925年),李存勗派遣儿子魏王李继岌、侍中郭崇韬,攻灭前蜀。但是其后继岌、崇韬互相猜疑。郭崇韬又得罪宦官,李存勗于是对崇韬起疑,下命孟知祥入蜀,见机行事[3]。翌年,李存勗被宦官的谗言所迷惑,诛杀了朱友谦、李存乂。后唐朝廷人心惶惶。

后唐同光四年(926年),魏博士兵皇甫晖在邺城叛乱,是为邺城之乱,李存勗命李绍荣前往讨伐,久不能下,无奈命李嗣源攻邺城,李嗣源命其女婿石敬瑭同征。兵进魏州时,李嗣源却被叛军拥戴,恭迎入城,李嗣源百口莫辩,石敬瑭表示就算不造反也无法免责,李嗣源因而拥兵自立,与魏博的叛军合兵造反。李嗣源占据汴州(今河南开封),进军洛邑,先锋石敬瑭则带兵逼进汜水关(河南荥阳汜水镇),李存勗决定亲征反击。

兴教门之变

这时担任指挥使的伶人郭从谦不知李存乂已被庄宗杀死,欲奉李存乂之名作乱,火烧兴教门。蕃汉马步使朱守殷见危不救。李存勗当时仅有符彦卿及王全斌等少数将领效忠他。郭从谦率兵攻入皇城。李存勗被流箭射中。王全斌将其扶至绛霄殿。李存勗失血过多,渴懑求饮,经宦官奉进酪浆,喝完一杯,遽尔殒命。王全斌大恸而去。一名伶人拣丢弃的乐器放在李存勗尸体上,点火焚尸。[5]史称兴教门之变。李嗣源入洛阳杀尽叛臣,葬李存勗尸骨于雍陵,进庙号庄宗,李嗣源在汴州称帝,是为后唐明宗。

评价

李存勗称帝即位之前,和后梁血战十余年,大小百余战,作战英勇异常。但打了天下,却不懂得治天下,宠幸伶人,重用宦官,又吝于银钱,不抚恤士卒,三年后因兵变被杀,失败之速,亦是罕见。

北宋欧阳修写《新五代史·伶官传序》便是讨论李存勗沉溺逸乐、宠信乐官而致亡国的史实,叹惜李存勗“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复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说明“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的历史规律 。

《旧五代史》则称赞李存勗是“中兴之主”,是唐朝的合法继承者,但语锋一转,随即批评他“忘栉沐之艰难,徇色禽之荒乐”、“伶人乱政、靳吝货财、大臣无罪以获诛、众口吞声而避祸”。

朱温评价李存勗说“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生儿子就要生像李存勖这样的,李克用的大业不会灭亡了!至于说我的儿子,之辈而已!),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也同意这个看法。

李存勗的知识点

别称:唐庄宗属于:唐朝 五代十国

关于李存勗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