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历史网阅历史网

欲知大道
必先知史

新型冠状病毒

来源:阅历史网 时间:2020-02-09 11:37:17 属于:文化库

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 Novel coronavirus),世界卫生组织命名缩写为2019-nCoV,一般可简称新冠病毒。该病毒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为2019年底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2019-nCoV急性呼吸疾病疫情的病原。2020年1月中旬在疫情爆发期间,研究人员对一位阳性患者样本进行核酸检测以及基因组测后发现了这一病毒。

767px-2019-nCoV-CDC-23312.png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将此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定为法定乙类传染病,按甲类管理。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定为第五类法定传染病。因病毒感染的患者目前没有独特的临床症状,现今无疫苗或特效药对病毒有效,但可以使用已有的抗病毒药物缓解病情。

2019年年末因此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爆发,距今扩散范围已包括在亚洲、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的二十多个国家,近四万患者。

命名

2020年1月1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健委因疫情还在爆发期间,暂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其引发的疾病称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世界卫生组织暂时命名为Novel coronavirus(即“新型冠状病毒”),缩写为2019-nCoV。由于该病毒首次爆发疫区在武汉,因此也常被称为武汉冠状病毒(Wuhan coronavirus)、中国冠状病毒(China coronavirus)等,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认为,称呼该种病毒为“武汉冠状病毒”或“中国冠状病毒”具有歧视性。

由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病毒性肺炎通常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NCIP),或非正式名称武汉肺炎(Wuhan pneumonia)。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暂称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世卫组织则暂时命名为“2019-nCoV急性呼吸疾病”,(2019-nCoV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另有建议仿照非典命名规则,将这类病症命名为“肺炎相关的呼吸道综合征”(Pneumonia-associated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PARS。过往对于新发现的冠状病毒也常被暂时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包括在2012年发现引发“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冠状病毒及其病症亦曾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及“新型肺炎”。

2020年2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暂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英文名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简称NCP)。

临床研究

新型冠状病毒是新出现的冠状病毒变种,因此现今的临床研究是初步性的。基于目前的流行病学调查,潜伏期1-14天,多为3-7天。大多数患者表现以下呼吸道症状为主,常见临床表现包括发热、四肢乏力、干咳等症状,其他表现包含咳痰、头痛、咳血,或腹泻等等。有部分患者仅表现为低热、轻微乏力等,无肺炎表现,还有部分患者无任何临床表现。重症患者多在发病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和/或低氧血症,值得注意的是重型、危重型患者病程中可为中低热,甚至无明显发热。病毒感染严重者,可快速进展出多种并发症包含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脓毒症休克、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急性心肌损伤和出凝血功能障碍等。

预防措施

现今对新型冠状病毒没有有效的疫苗,也没有针对这一病毒性肺炎的特效药。因此,中国、美国疾控中心及世界卫生组织等相关机构的广泛共识是主动采取预防措施,避免主动或被动暴露在病毒环境中。预防方式包含确实执行手部卫生,且避免在未洗手的状况下接触口、鼻、眼等部位。避免前往疫区或与患病者密切接触,并保持居住环境的清洁卫生。拥有初期临床症状的患者,应当佩戴符合标准的口罩以减小传染他人的几率,并进行隔离观察。Nature上发表的一项实验表明,在无口罩的环境下,喷嚏等飞沫传播方式呈现多阶段性湍流,且多数微小的液滴难以沉降。有建议提出,医疗工作者在对疑似及确诊病例进行诊疗时,应当穿戴护目镜等额外防护措施。

疫苗研究

2020年1月27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宣布启动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美国、加拿大等地的研究者也依据公开的病毒基因信息开始研发疫苗。

生物制药公司Inovio曾针对MERS病毒研发出一种疫苗INO-4700,还在临床试验期。它基于INO-4700开发出新型试验疫苗INO-4800,正在试图确认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性。

确诊方式

对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疑似病例进行确诊必须采集相关样本,实时荧光RT-PCR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者可以确诊。在对呼吸道样本或血液样本进行病毒基因测序后,若与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同源,即为确诊病例。若无法透过RT-PCR确诊,则临床上疑似病例须结合流行病学接触史和临床特点综合分析。

针对RNA病毒,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者联合发表了一种新型确认病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测序手段SHERRY。这种手段通过基于Tn5转座酶的转录组测序,相比传统的smart-seq2技术有更好的效率,减少了样本的需求量。新型冠状病毒是SHERRY首次在临床上进行应用的对象。

临床分类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可依临床症状被分为轻型、普通型、重型,以及危重型。轻型患者临床症状轻微,影像学未见肺炎表现。普通型患者具有发热、呼吸道等症状,影像学可见肺炎表现。出现如下症状之一的,即可认定为重型患者:呼吸窘迫 RR≥30 次/分;静息状态下,指氧饱和度≤93%;动脉血氧分压(PaO2)/吸氧浓度(FiO2)≤300mmHg。出现如下症状之一的,即可认定为危重型患者:呼吸衰竭,且需要机械通气;出现休克状态;合并其他器官功能衰竭需要ICU监护治疗。

病理研究

对患者使用胸腔断层扫描检查,可观察到影像学异常。早期患者的肺部会呈现多发小斑影及间质改变,以肺外带明显。经发展后,肺炎患者被观察到双肺多发毛玻璃状影、浸润影。严重者则会进一步发展为次节叶或大叶性肺实变,胸腔积液少见。一项放射学研究指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以及MERS病毒的相似性,至少30%的病患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在意料之中。CT结果显示,绝大部分患者具有磨玻璃影以及肺部症状的双发性特征。

对重症患者进行血液检查后,可发现在发病早期外周血白细胞、淋巴细胞减少,部分患者可以出现肝酶、乳酸脱氢酶(LDH)、肌酶和肌红蛋白增高;部分危重者可见肌钙蛋白增高。多数患者的C反应蛋白(CRP)和红细胞沉降率(ESR)升高,降钙素原正常。严重者D-二聚体升高、外周血淋巴细胞进行性减少[14]。IL-2、IL-7、IL-10、GCSF、IP10、MCP1、MIP1A以及TNF-α亦高于正常值[57]。据目前推测,新型冠状病毒与其他冠状病毒相同,会刺激患者的先天免疫系统,致使体内大量释放细胞因子,造成细胞因子风暴和急性炎症反应。这会导致全身血管更为脆弱,发急性呼吸窘迫症和多器官衰竭。[57][76]

治疗方法

2020年1月26日,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团队列出30种可能对病毒有效的药物,其中包括蛋白酶抑制剂因地那韦、沙奎那韦、洛匹那韦等抗病毒药物。

由于对病毒无有效的针对性治疗方式,在临床实践中以维持患者生命指标为目标进行支持性治疗。由中国官方更新的诊疗方案中,除给氧等常规治疗方式外,还可以利用雾化α-干扰素、洛匹那韦、利巴韦林等药物抑制病症加重。对病情危重,有严重呼吸窘迫症状的病人,ECMO等体外生命维持治疗可临床适用。

2020年1月31日,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发布消息称,双黄连口服液在体外实验中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但其疗效还需临床研究进一步证实。

有新的病例报告称,及时利用抗生素预防进一步感染对免疫能力低下的患者有积极作用,加强免疫支持治疗可以有效减少相关并发症及死亡率。报告建议,对重症病人可利用静脉内免疫球蛋白增强抵抗力,并使用类固醇来缩短治疗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健委在试行第四版的诊疗方案中,提出利用针对免疫性疾病的药物,针对病毒的这一特性缓解病患病情。

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注 3]被认为可以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细胞中SARS和MERS病毒的复制。据202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瑞德西韦和干扰素IFNb1-b的联合用药对MERS有显著疗效。尽管这一药物还在针对埃博拉病毒的三期临床试验中,有猜测认为它是现今对新型冠状病毒最理想的药物。美国被确诊的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在进入重症状态后,医师对他使用了瑞德西韦,经观察发现呼吸困难的症状有显著改善,不再需要吸氧治疗。但是药物的研发公司和这一病例的主治医师都表示,这一药物还未被证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需要进一步的临床研究。

历史疫情

2019年12月1日,中国湖北省武汉金银潭医院出现一例不明原因肺炎后。同月陆续以华南海鲜市场为中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说法),爆发多位群聚感染的病例。2019年12月30日当地疾控中心已委托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进行检测,结果否定了SARS病毒感染,而确定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2020年1月7日,由中国官方成立的专家小组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等病因后,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于1月9日成功分离病原体,并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确认病原体为一种新型乙型冠状病毒。

2020年1月9日,收治于武汉普仁医院的曾姓患者宣布临床死亡,为中国官方首度证实出现死亡病例。1月1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此次检出之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后续研究证实新型冠状病毒具有人际传播的能力。

2020年1月28日,澳大利亚科研团队首次成功于中国境外复制新型冠状病毒。

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将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相关争议

2020年1月30日,一篇有关新型冠状病毒在流行病学上的病例研究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其中一项发现为德国有可能存在无症状传播者。2月3日,Science期刊刊登了一篇报道质疑了这项内容的准确和可靠性。在报道中指出,德国的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向NEJM致信,指出由于在调查流行病学接触史时,凭依的仅仅是受到疑似无病症患者感染的患者的描述,却未证实病患本人的说辞。经调查显示,这名零号病人属于已经有明显症状,依靠药物抑制后在旅行途中感染他人的。有相关学者评论认为,尽管在研究过程中将未完全确认的患者称为无症状病例是有问题的,但是需要理解研究者可能过于紧张,不可能与所有人进行交谈,且也非刻意粉饰事实。

2020年1月31日,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刊登了一篇讨论新型冠状病毒基因构成的论文。论文称,在病毒的S蛋白内发现4组和HIV-1基因相似的序列。作者认为这样的结果在自然中为偶然结果的可能性很小。这篇论文引起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多种争议,包括人工插入基因序列等观点。哈佛大学的一名教授大卫·刘指出,这篇论文的结论本身就很可疑,缺乏更完善的分析和立论基础。在论文发表后的数小时内,网页评论区内多位相关学者对文中提到的基因序列进行了测试。超过十数条评论解释,利用NCBI的病毒数据库,以及用于进行序列对比的BLAST程序,不但证明多种冠状病毒已存有部分一致的HIV基因,且分析认为当HIV的基因序列占据全数据库的四分之一时,可能性从病毒学角度上而言非常有可能形成论文指出的基因插入。[95]2月2日,论文作者将论文从网站上撤下,但可继续查看全文及相关评论。